我的搜藏夹    更多其它电感产品
明辉峰尚 贴片高频电感专题

Thin Film Chip Inductor
 
VIKING(光颉)华北地区总代理-服务热线:010-82967213  QQ:543866743
感值选型对照表 在线计算工具 与其它品牌对比 其它产品

浏 览 排 行
 
 
技术文档

“红眼”的公牛:业务、数据问题不断 阮立平兄弟二人分红32亿

发布时间:2019-11-01 17:50:22  访问量:174  

 作为家喻户晓的插座行业龙头企业,公牛集团自去年9月递交了招股书后,就一直被资本市场所关注。今年5月,公牛集团更新了其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不超6000万股,募集资金48.87亿元。但奔赴资本市场的光明前途背后,公牛集团却出现了两股东三年分红32亿、业务单一、盈利水平下降等不利好情况。此外,不缺钱的公牛集团还饱受着“上市圈钱”的质疑。

  阮氏两兄弟三年分红32亿 公牛集团陷“圈钱风波”

  天眼查数据显示,公牛集团成立于1995年的公牛电器,营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 照明、数码配件等电源连接和用电延伸性产品,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其创始人及董事长为阮立平,副董事长为阮学平。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牛集团营收分别为53.66亿元、72.40亿元、90.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07亿元、12.85亿元、16.77亿元,同期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07亿元、12.85亿元,以及16.77亿元。

  综合来看,公牛集团的整体经营状况处于上升趋势,但在2017年之时,公牛集团出现了净利润下滑的趋势,相较于2016年的14.07亿元下降了8.67%。但令人困惑的是,在出现利润下滑的2017年,公牛集团的股东分红却达到22亿元。据悉,2015-2017年期间,公牛集团分配现金股利的金额分别为5亿元、5亿元、22亿元,共计33亿元,2018年公牛集团则没有分配计划。

  据招股书,公牛集团的实控人为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合计持有公司股权95.876%,二人的姐妹阮亚平、阮小平及阮幼平,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权0.754%,通过穗元投资合计控制发行人0.331%的股权,阮氏家族共持股96.961%。这也就是说,公牛集团2015-2017年的分红基本都进了阮氏家族的口袋,其中大部分为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所得。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分红之下,公牛集团并未拿出剩下的净利润再生产,而是参与了许多理财项目。2016-2018年,公牛集团用于银行理财产品和私募基金的资金分别高达18.63亿元、13.02亿元、22.16亿元,累计超过50亿元。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曾认为:“公牛集团理财产品并非稳赚不赔,未来或会对公司事迹产生不良影响。现实上,目前大片面公司购买的银行理财产品,资金最终却流向了信任决策。而比年来一再出现的信任决策脱期兑付、债券背约等状况,申明公司投资理财的风险亦不容忽视。”

  同时,据发现网报道,有专业人士指出,上市前大量分红的行为虽然并未违反有关约定,但是公牛集团上市前分红33亿元的行为难免有圈钱的嫌疑。

  阮氏家族关联交易之下 公牛集团的“数据粉刷经”

  综上所述,阮氏家族共持股96.961%,对公牛集团有具有绝对的控制权,公牛集团实际是阮氏的家族企业,企业业务也大多经阮氏家族之手。而公牛集团与各类关联方也有着许多业务上的往来。

  据悉,公牛集团主要采取经销商销售模式,客户较为分散,但前五大客户拥有较高的稳定度。2016年-2018年,在公牛集团的前五大客户中,始终都有一家名为杭州杭牛五金机电有限公司,销售额分别为5203.04万元、7373.94万元和7,690.90万元。

  而这个销售统计中,还包含另外一个同一控制下主体,也就是杭州亮牛五金机电有限公司。

  据招股书说明,杭州亮牛五金机电有限公司、杭州杭牛五金机电有限公司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潘敏峰及其配偶徐奕蓉控制。据悉,潘敏峰为阮立平的妻弟。

  不得不提的是,公牛集团的经销制度为“先款后货”,此制度能够一定程度上的规避商品所有权的主要风险。换言之,即便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价格下降,经销商也能提前以原本的价格采购、囤积大量的货物,公牛集团也能在当期实现较高的营业收入。对此,首条财经称,公牛集团难免有“业绩注水”的嫌疑。

  此外,公牛集团还有粉刷业绩的举动。

  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牛集团的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照明、数码配件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45元、7.19元、9.54元、13.32元。可同期,公牛集团销售给关联方的相关产品,价格均比平均销售单价高。

  以转换器为例,公牛集团的均价为14.98元,而销售给关联方宸皓电子的转换器均价则达到了22.79元,比公司转换器14.45元的平均销售单价高了一半之余,销售给宸皓电子的其他产品的均价也出现了“虚高”的情况。

  另外,招股书显示,2016年及2017年,阮立平妻子潘晓飞通过个人账户分别出借给公司经销商5552.50万元和9509万元。对此,公牛集团曾解释称,此举是源于“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部分经销商因资金周转困难暂无法预付货款,以至会影响到业务开展,谷向经销商提供借款,以保持业务连续性。

  换言之,此举就是公牛集团从重要关联商中下拨资金,给予经销商,最终资金又能够回到公司当中,即使最终经销商会归还借款,但资金“左口袋到右口袋”,还是让公牛集团能在上市之前,及时确认收入、出清存货,粉饰业绩。

  不仅公牛集团在经销商方面存在着“业绩注水”的嫌疑,其在供应商方面也存在着不少疑云。

  招股书显示,长期以来,慈溪市超润电器有限公司为公牛集团的第二大供应商。据悉,超润电器是阮立平及阮学平的姐妹阮立平、阮小平控制的企业。但2018年第一季度,超润电器却突然从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中消失,并显示于去年5月注销。

  2016年及2017年,公牛集团对超润电器采购额高达14052.73万元和31832.58万元。而作为公牛电器一直的第二大供应商,阮立平及阮学平的姐妹阮立平、阮小平控制的超润电器的突然注销难免让人产生疑惑。此番采购是否合理,当中是否存在着利益输送,还无从得知。

  利润下降、增速波动 公牛集团研发能力存疑

  事实上,公牛集团近年还被指业务模式单一,营收及利润增速起伏明显。

  上文中所述,2015-2018年,公牛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90.65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20.35%、34.91%、25.21%。同期,公牛集团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16.77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0.78%、-8.67%、30.45%。

  据招股书,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为公牛集团的支柱业务。2016-2018年间,二者的销售占比合计分别为91.76%、82.37%以及84.15%。然而,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的毛利率却连年下降。此时期内,公牛集团转换器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44.86%、33.37%、33.26%,墙壁开关插座产品的毛利率则分别为49.94%、49%、46.74%。

  而同期作为主营产品之一的LED照明产品的,其毛利润则为28.51%、29.4%、29.31%。据悉,同期的行业平均毛利润为33.05%、31.61%、29.79%。显然公牛集团的LED照明产品的利润一直低于行业水平。

  公牛集团称此次拟上市融资48.87亿元,分别投入年产4.1 亿套墙壁开关插座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年产4亿套转换器自动化升级建设项目、年产1.8 亿套LED 灯生产基地建设等项目。但公牛集团的募投项目却有夸大环保设备投资额的嫌疑。

  其中,墙壁开关插座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及LED 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环保设备投资额分别为2 501.05万元、1087.68万元。而根据慈溪市环保局发布的相关环评报告,上述两项项目的环保投资则为2000万元、1000万元。两个项目合计的环保投资比评测报告中的投资额高了588.73万元。

  无独有偶,据《金证研》报道,公牛集团招股书中的703项专利中,有2项已经到期失效。专利号分别为:ZL200920116267.1(实用新型专利一种旋转插头)、ZL200930134290.9(外观设计专利旋转插头)。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以上专利均在2019年3月28日失效。虽然2018年9月14日,公牛集团又申请了一种旋转插头的专利,但此专利专利号为ZL201821506607.7,且功能也与招股书中披露的一种旋转插头的专利功能并不完全一致。

  此外,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牛集团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0亿元、2.87亿元、3.51亿元,虽投入在不断增加,但比例却只占营收的3.35%、3.96%、3.87%。

  综合来看,阮立平兄弟二人手中的这头“公牛”,拥有行业龙头的营收与体量,但庞大的身躯下实际还存在着利润下降、业务下滑、粉刷数据等问题,且阮立平兄弟二人三年分红32亿元也饱受争议。公牛集团是顺利抵达彼岸或是功亏一篑,时间会带来答案。

 
 
 
热线电话: 010-82967213 传真:010-82967213-111 QQ:543866743 Emal:xhd@mhfs.cn
COPYRIGHT@2003-2012 al.vk-d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