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搜藏夹    更多其它电感产品
明辉峰尚 贴片高频电感专题

Thin Film Chip Inductor
 
VIKING(光颉)华北地区总代理-服务热线:010-82967213  QQ:543866743
感值选型对照表 在线计算工具 与其它品牌对比 其它产品

浏 览 排 行
 
 
技术文档

芯片禁令“大限已至”,鸿蒙2.0开源或是华为“角色转变”的开始

发布时间:2020-09-30 11:00:48  访问量:165  

近日,在华为备受打压的背景之下,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HDC)如期发布了鸿蒙OS 2.0,并兑现了去年HDC上的承诺,正式开放鸿蒙OS源代码。余承东还在会上宣布,明年华为手机将全面支持鸿蒙2.0。手机业务受缺芯困扰之下,华为或许也希望通过构建新系统生态将业务逐步往软件服务倾斜。

去年5月,在媒体网友的追问下,余承东第一次对外承认了华为正在开发自研系统的信息,而在几个月后的HDC2019上,华为终于正式发布了鸿蒙OS1.0。在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并遭谷歌停止授权GMS的背景下,这样的举措被视为华为希望完全摆脱安卓系统创建自家系统生态的决心。

不过,鸿蒙OS迟迟未公开源码,且在首款搭载鸿蒙OS的智慧屏上出现了ADB(Android Debug Bridge,安卓调试桥)工具,让不少人怀疑鸿蒙是否只是在安卓底层上套了一层“皮”。

当然,更多来自程序员的理性声音是由于内核代码迟迟未放出而对鸿蒙产生怀疑,毕竟作为开发者,卖弄概念永远不如实质性的代码有说服力。

到了今年的HDC2020上,华为终于放出了鸿蒙OS内核源码。尽管放出的内核源码只是去年的鸿蒙OS1.0,完成度还很低,但这至少证明了鸿蒙OS是真实存在的。同时,华为还面向应用开发者发布beta版的鸿蒙2.0,支持大屏、手表和车机设备。余承东表示,明年的华为手机将全面支持升级鸿蒙2.0。

与此同时,华为在9月15日后将可能无法取得芯片供应,这使得华为的手机业务变得岌岌可危。而鸿蒙的出现又能够为华为带来哪些改变?在华为之前,三星在自研操作系统方面作出的尝试可能更有参考意义。

三星在多年以前就曾推出过软件独立的战略,并在2009年发布了基于Linux的Bada操作系统。然而仅仅推出在两年后,Bada与英特尔领导的MeeGo系统被共同整合到Tizen系统中。个中原因,只是因为在安卓与iOS双寡头垄断之下,Bada与MeeGo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上举步维艰,携手建立新平台能够降低开发资源、强化技术以及软件生态。

不过,考虑到当时的背景,作为安卓系统的开发者,谷歌收购摩托罗拉事件给手机行业带来了一些恐慌的氛围,担心谷歌一旦收紧对安卓系统的开放会对自身手机业务造成毁灭性打击,正如华为去年被谷歌停止GMS授权的遭遇一般。

所以,现在看来,三星在当时坚持要做自己的操作系统是一项高瞻远瞩的战略。尽管不排除三星也存在着自己的“备胎计划”,但在市场上看Tizen目前已经基本放弃在手机端的应用。与华为的“1+8+N”战略类似,在2015年后,三星将Tizen往穿戴设备、智能家居等物联网应用方向发展,并且在智能手表以及电视上取得了不错的市场份额。

但Tizen主要的问题在于缺少第三方的生态链玩家,因此在2019年底,三星也宣布将Tizen系统向第三方电视制造商开放。不过,三星作为全球电视市场份额常年第一的巨头,恐怕难以吸引到友商采用Tizen。

总而言之,Tizen在物联网领域的成功,为鸿蒙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模板,而华为在此基础上比三星更进一步。华为目前已宣布与美的、九阳、老板电器等国内家电企业合作,将推出搭载鸿蒙OS的家电产品。不过要注意的是,这些企业的业务基本上与华为没有重叠,该如何吸引例如创维、TCL、小米、OPPO等其他企业加入鸿蒙生态,是华为当前亟需解决的难题。

但至少,华为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系统并开始拓展生态。即使是未来华为无法生产手机,依靠国内力量构建鸿蒙生态,从“参赛者”向“裁判”的角色转变,也不失为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

 
 
 
热线电话: 010-82967213 传真:010-82967213-111 QQ:543866743 Emal:xhd@mhfs.cn
COPYRIGHT@2003-2012 al.vk-dz.com 京ICP备11040779号-5